当前位置: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内要闻 >> 正文

【追梦安农人②】张子军:“试验站就是我的家”

时间:2019-08-14 来源: 作者: 点击:


                  追梦安农人·张子军篇 


“试验站就是我的家”

 

——记动物科技学院张子军教授

 

时值盛夏,酷暑难当。在安徽农业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江淮分水岭试验站,张子军却将烈日置之度外。望着一群群低头吃草的山羊,望着几十亩大棚内格外喜人的瓜果蔬菜,望着稻虾共育模式的成功实践,他难掩喜悦之情:“看着老百姓在我们的帮助下脱贫致富,真是比什么都高兴。”

张子军,我校动物科技学院教授,国家肉羊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的能手。

 

 张子军(左一)与工作人员一起在作为肉羊饲料的油菜花田里观察肉羊生长情况

 

“羊场里有真学问”

“如果张老师不在课堂,那么到羊场中找到他的概率更大。”张子军的学生张彦这样描述自己的导师。见过张子军的人都说,他就像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中等个头、微胖身材、黝黑皮肤,头戴一顶大草帽,在羊场中喂羊,在田间地头查看苗情……

而在张子军看来,“庄稼人”非但不是贬义词,反而是对他工作的肯定。作为一名从事绵羊、山羊研究工作的大学教授,他认为“羊场里有更多的真学问。”

1996年本科毕业后,张子军师从中国养羊界泰斗赵有璋教授继续深造。“赵老师对我国养羊业的热忱和严谨的治学态度深深地影响了我,他教导我们要实事求是、深入实践,唯有苦练本领,方能修得‘内功’。”

正是藉着这份精神传承,近20年来,张子军一直专注于绵、山羊遗传育种与繁殖,草地利用与环境控制等领域研究,并承担了大量的养羊教学、生产及社会服务工作任务。

从甘肃到青海,从内蒙到新疆,从贵州到安徽……张子军先后在我国五大牧区草原、青藏高原、西南山区和黄淮平原等地开展工作,他用脚步丈量出了中国养羊业的区域版图。

2008年来校工作至今,他先后担任国家肉羊产业技术体系合肥综合试验站站长、草地利用与生态岗位专家和粪污处理与利用岗位专家。期间,承担完成国家肉羊产业技术体系十二五重点任务“南方肉用山羊标准化养殖关键技术集成与应用”、农业部公益性行业专项“南方肉羊舍防暑防寒通风及清粪技术研究”等重要课题。目前还承担国家肉羊产业技术体系十三五重点任务的课题研究。

“他能真正沉下身子,到生产实践中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动物科技学院院长耿照玉如此评价。

2018年,张子军主持承担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畜禽专项“山羊高效安全养殖技术应用与示范”项目,与来自清华大学、兰州大学、中国科学院等研究团队开展研究,构建“黄淮平原及江淮丘区农区草牧业标准化生产模式与技术体系”“四川盆地及丘区规模化养殖模式与标准化生产体系”“长江中下游地区自动化、智能化高效安全养殖模式与技术体系”等体系,建设核心示范场和示范基地,带动提升我国肉用山羊规模化、标准化生产水平。

除此之外,张子军还组建现代草牧业创新研究团队,先后在贵州、安徽颍上、定远等地开展“草--土”平衡的肉羊标准化生产体系、“粮++羊”农牧耦合标准化生产体系和农区草牧业标准化生产体系构建等课题研究,取得了一系列科研成果。

在张子军看来,知识源于实践,在理论与实践充分融合后再将其应用到实践中并产生效益,这才是他发挥作用的所在。

在皖北地区,一直有肉羊养殖的传统,但是传统养殖存在良种化程度低、标准化设施落后、规模效益低下等系列问题,严重制约产业发展。了解情况后,2008年,张子军着手帮助地方建立统一的肉羊产业模式。

 

学生在张子军(左一)指导下给肉羊打防疫针 

 

“地方上的肉羊养殖产业远不是养好羊这么简单,还要解决好养羊的‘前后端’问题。”在他看来,现代农业只有成规模、成产业才能有效益。送科技下乡不光是指导肉羊养殖技术,还要解决好科学搭建羊圈、种植牧草等问题,把一家一户养羊引导至全县建立统一的肉羊产业模式。

在颍上县开展工作期间,张子军带领团队组建了“颍上现代草牧业研发中心”,建立农区草牧业标准化生产技术示范基地及产业化示范基地。红星镇养殖户唐瑞标多次参观学习后,在自家农场引进了5栋张子军团队自主设计研发的移动羊舍。两年时间羊只就从300只扩大到800只,经济效益显著提高。看着农场里成群的肥羊,唐瑞标笑开了花,“有专家指导我养羊,比俺自己琢磨强太多了。太感谢张教授了!”


“试验站里有新事业”

“试验站筹建之初,以为张教授不过是偶尔过来指导指导,谁知他后来干脆就住在站里,一直到现在。”定远县原科技局局长柏传永说:“张教授让我彻底改变了对‘教授’的刻板印象。”

柏传永所说的试验站是我校和定远县人民政府共建的新型农业推广服务平台——江淮分水岭综合试验站。试验站的目标是依托我校涉农学科齐全、人才技术集中的优势,探索建立政产学研用紧密结合、教科推多位一体的新型农业推广服务模式。

 

 张子军(右二)指导学生做动物生理实验

 

定远县江淮分水岭试验站20164月份开始筹建,学校经过全面考察后任命张子军担任站长。“试验站建设将我校教师科研成果的种子洒向江淮大地,既利于学校发展,也能助推地方经济。”张子军说,学校安排他担任站长,既是对他的充分信任,更是压力和考验。“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把试验站的工作当成我的崭新事业,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试验站建好,建出成效。”

张子军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干的。

“当时水、电、路都没有通,甚至因为周边村民的不理解,还发生过一些矛盾和冲突。”两三年过去了,陈家宏回忆起这些往事仍觉历历在目。他是张子军2012届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多年后在张老师的鼓励下通过学校新农院人才招聘考核,成为江淮分水岭试验站一员。他说,张老师既要和定远县农委、科技局等单位对接工作,又要处理和周边村民的关系,再加上试验站本身的规划、建设等一系列工作,任务之繁重可想而知。那段时间,试验站都是“五加二”“白加黑”的工作模式。

为了给当地产业发展“把好脉”,张子军带着团队成员走遍了定远县的22个乡镇,对当地畜牧业、种植业等做了实实在在的走访调研,完成了“定远县现代农区草牧业发展规划”,组建了定远县草牧业产业联盟,以“1+1+N”模式积极开展科研服务,并引进国内知名龙头企业。

三年来,试验站先后成立了草牧业、水稻、小麦、杂粮、猪禽、蔬菜、水产、果树、花卉苗木等九大产业联盟,先后引进新品种268个、应用新技术92项、探索新模式9项;建立试验示范基地19个,示范推广面积10万余亩,服务农业企业57家、协助企业申报项目25项、开展技术服务120余场,累计服务2300余人次,开展集中培训56次,受训人员达2660人次。

定远县的农业生产面貌也在悄然中发生了变化。单就稻虾产业联盟看,目前经济效益就十分可观。2016年,当地稻虾养殖规模约2万亩,到2018年底已发展至15万亩。单独水稻种植模式亩产效益千元左右,开展稻虾共育模式后亩产收益可达5000元。柏传永感慨地说:“这么多年来,定远县一直在探索地方经济发展的模式,张教授将高校的科学研究和地方经济发展做了很好的对接和实践,真是帮助农民找到了致富的‘金钥匙’”。

张子军说,学校和地方政府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和精力,一定要努力将试验站的功能做到最大化,不仅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同时在提升学校科研水平、做好人才培养等方面更要积极发挥作用。

 

 

张子军(左一)在羊场指导工人检查羊的发育情况

 

试验站建成以来,学校一批批青年教师和学生将科学研究和实习实训搬到了站里。动物科技学院2018年新进博士朱雯几乎每周都要到站里开展实验,“这里和其他企业或试验基地不同,既有养殖场,又有试验平台和设备,我目前在开展反刍动物营养需求试验,样品采集后直接就能进行数据处理,既减少了中间污染,又提升了结果的科学性。这里良好的环境、完备的平台及设备,为我们的科研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

动物科技学院、园艺学院、农学院、资源与环境学院等研究生和本科生先后到站开展实习、实训50多批,累计人员2600余人次。通过与现代农业的零距离接触、与新型经营主体的深度交流,很多学生学到了在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也对现代农业有了新的认识。

“通过在试验站的学习和实践,让我深深明白了现代农业对人才和科技的需求,这也更加激励我学好专业知识,将来在乡村振兴的征程中贡献力量。”资源与环境学院2017级植物营养专业研究生卞彩霞在试验站做了半年多试验后,深有感触地说。


“新农村里有大作为”

“一定要把张教授留下来!”“如果张教授因为我们定远的服务不到位走了,我拿你试问!”

柏传永、定远县国家农业示范园区管委会主任李新农在接受采访时,都不约而同说到了县长对他们的这一要求。“这是邹军县长给我们下的军令状,张教授给定远县带来了福音,定远人民真的需要张教授!”

2018年新年过后刚上班,李新农就遭到了县长的严厉批评:“张子军教授一家在试验站过年,你们怎么不报告?”

不是不报告,李新农事先也不知道。原来,春节临近,张子军让工作人员和学生们都早早地回了家,而他自己因为不放心站里工作,把妻子、儿子全都接到了站里,一家人在试验站过了年。

其实,自从担任试验站站长以来,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试验站度过的。建站之初,张子军大约每两周回家一次,周六下午回,周日上午返程。随着试验站任务的加重以及本身的教学、科研工作,他能回家的时间更少了,为了衔接好工作并多照顾孩子,他不得已还将上高中的孩子转学到定远就读。

 

 张子军指导学生开展实验

 

“试验站就是我的家!”张子军笑着说,试验站依托学校的科技力量,整合优势资源协助经营主体使用新技术、探索新模式,辐射带动周边共同发展生产,形成农业产业聚集区,最终带动整个定远县乃至江淮分水岭地区农业产业的健康发展。“我有幸参与其中并尽一份力,牺牲一些个人的时间又算得了什么呢!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在张子军看来,作为农业院校的科技工作者,更要责无旁贷做贡献。“实现乡村振兴,为农业科技工作者提出了新的命题。农业科技研究能不能跟生产实际联系起来?能不能真正为百姓服务?能不能真正带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这些都是十分现实并且急需解决的问题,也是张子军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说,只有繁荣优势产业,加强一、二、三产业的充分融合,才能从根本上带动农村发展。在他心里,早已绘就了一张更美的蓝图。

“江淮分水岭地区无论是气候特点还是地形地貌,都十分适宜发展养羊业,完全能够建成跟欧洲一样的美丽牧场。”张子军计划通过实施“退耕还草”“退耕还坡”,探索开展羊产业、瓜果、蔬菜、果蔬等多产业循环经济。这样不仅能有效解决当地水土流失的困境,还能改善生态环境、带动区域发展、提升经济效益。“我一直憧憬着在江淮分水岭地区出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壮阔美景。或许,这并不是梦想。”

“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张子军说,农业科技工作者要积极适应农业现代化发展的需要,将科技与现代农业发展紧密结合,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农事企业、家庭农场联合、合作,真正将科技转化为生产力,发挥科技创新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的关键作用,积极推进美丽乡村建设。(文字:夏利明 刘彦琦 大学生新闻中心记者 于邦友 图片:张学军 夏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