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追梦安农人 >> 正文

【追梦安农人⑧】李培金:抗逆是一种人生态度

时间:2020-05-06 来源:宣传部 作者: 点击:

                                追梦安农人·李培金篇


抗逆是一种人生态度

——记安徽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李培金教授


晚上10点,校园静谧。安徽农业大学生物科技楼四楼的一间实验室里,依然灯火通明,生命科学学院李培金教授指导学生们井然有序地做着实验,有的在养苗育苗,有的在记录数据,有的在低头思考,有的在小声讨论……

这样的科研生活,对于李培金来说早就是常态。自归国回到母校工作后,李培金就开始了科研创新攻关漫漫路。


李培金在工作


    最艰难的是从头再来

从我校作物遗传育种专业毕业以后,李培金考入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师从李家洋院士攻读博士学位,经过近6年的努力,克服重重困难,首次克隆了控制水稻株型的关键基因LA1,作为封面文章在《Cell Research》等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3篇。博士毕业以后,在学校的支持下,经过激烈竞争,成功申请到英国John Innes Centre研究所Caroline Dean院士实验室做博士后研究。回国之前,李培金的研究方向是利用模式植物研究植物的春化响应,即冷处理对植物开花期的影响,通俗地说就是为什么植物受冷以后才能开花。

回到母校后,他面临着艰难选择:是继续沿着原有研究方向走下去,还是做出调整?继续原来的研究,有深厚的基础,可以“顺风顺水”,但这和我国的农业发展需求、安徽“三农”工作实际及学校的学科发展导向有一定偏差;调整研究方向,攻关新的课题,就意味着一切要从头再来,将会面临重重困难。

斗争了很久,他反复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做科研,初衷是什么?”慢慢地,思路清晰了,信念坚定了,只有把自己的研究和“三农”工作的实际需要结合起来,才能做到“顶天立地”,未来的研究成果才会有“用武之地”才有实实在在的价值。

安徽是我国粮食主产区之一,地处江淮之间,气候复杂多变,洪涝、干旱等气象灾害频发。2017年夏,安徽经历了长达20多天高于35度的高温天气,对农作物生长造成了巨大危害,给农民带来了严重损失。如何让农作物具有“抗逆性”成为了李培金的主要研究方向。李培金还注意到,长期以来,农作物虫害频发,成为限制农作物增产增收和绿色发展的重要因素,“对于虫害,目前的解决办法主要依赖化学农药,而过量的施用化学农药对环境安全和人类健康都有不利的影响”。尽管困难重重,他还是勇敢地开辟了新的研究领域,选择作物抗虫机制解析和遗传育种作为攻关的另一重点。

一切需要从头开始,李培金铆足了劲,跟时间拼上了。每天早上7点多,他就来到办公室开始安排一天的工作,晚上10点以后才会离开实验室,周而复始。对他来说,周六周日更是难得的工作时间,带着研究生泡在实验室,往往一抬头就已经是夕阳西下。

正是他的这种拼劲,很快,成功发掘了重要抗虫资源10余份,抗高温和抗旱等种质20余份,定位了40多个重要农艺性状调控基因。“材料是科研工作的关键,这些优良种质资源获得来之不易,为今后的基础和应用研究打下了坚实基础。”李培金欣慰的说。



李培金(右)在指导学生做实验

2017年寒假前,一年一度的作物抗逆育种与减灾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暨生命科学学院学术交流年会即将召开,作为主持人之一和报告者,李培金和同事们都在为年会做最后的准备工作,可没想到,由于过度劳累,李培金在实验室里晕倒了。当时项目组正在开展一项重要的攻关课题,为了争取时间,利用好难得的实验材料,保证科研进展,李培金坚持不去医院,和学生们一起坚守,直到实验顺利完成。最后拗不过大家,才去医院做了治疗。

距离学术交流会的日子越来越近,时刻牵挂着工作的李培金,哪里还坐得住,向医生提出了出院的请求,由于身体还没恢复,医生没有同意。当大家都觉得他可能无法参会的时候,他却冒着大雪准时出现,以顽强的毅力完成专题报告,受到师生们的高度评价。

最不怕的是面对失败

选择农业基础和应用研究,就选择了一条艰苦的路。

“从事学术研究,就是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也许你辛苦数年,可能得到的是一个失败的结果。”

好在,李培金最不怕的就是失败,他对基础科研有着深刻的体会,经常对学生说“科研的竞争是悄无声息的,每一个创新都存在时间上的风险,科研只有第一没有第二,但只有敢于面对失败,敢于面对风险,做到屡败屡战,坚持不懈,才会有学术上的创新”。


李培金(左三)与学生交流实验材料培育情况

农户把虫子视为天敌,李培金却把它们当成了“宝”。“虫子很狡猾,防治极为困难,我们只要深入了解了它,就一定能够找到打败它们的利器”。“抗虫研究属于国家重大需求,不论多难,这条路都得走下去”,李培金经常和研究生们说,在抗虫基因和产品方面,我国具有自主产权的东西还很少,大部分都来源于国外公司,“我国不能受制于人,一定要潜心科研,找到打破国外垄断的办法。”诱变,田间找材料,验证确认,找基因,精细定位,开展克隆,解析机理机制……李培金带着科研团队在这样的循环中来来回回,就像在指挥着一场循环往复的“拉锯战”和“攻坚战”。

一次,合肥突降暴雨,由于担心试验田里玉米苗受涝,正在实验室学习的王云鹤等同学急忙赶往试验田排水,发现李培金已提前赶到,正蹲在玉米地里,仔细查看玉米苗的受灾情况。在确认实验材料没有受到影响之后,李培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玉米苗期最怕水涝,这些珍贵的抗性材料,一旦因为下雨受损,就会对实验室的研究造成巨大的影响,损失难以估量”。

还有一次,李培金带着学生去海南的实验田筛选突变体,刚下飞机就发起了高烧,学生和同事们都劝他在宾馆休息,但他依旧和平时一样,在三四十度的高温下,坚持和大家一起奋战到实验结束,直到又一批新的珍贵实验材料被挂上了标志牌。

李培金经常和同学们说,既然选择了科研这条路,就不能怕吃苦,要敢于争先,不畏困难,把研究方向和国家的需求结合起来,瞄准现实无法解决、制约行业发展的“卡脖子”问题开展研究,急国家和人民所急。

几年来,李培金带着学生在实验室和试验田间来回奔波,足迹遍布海南、合肥、金寨、宿州等南北多个地区。



李培金(右)为学生讲解玉米生长性状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培金和他的团队在国际著名期刊Molecular Plant等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2篇,申请发明专利3项,成功克隆了APX1、SHJ和ARG等10多个关键抗逆基因,并突破技术瓶颈,解析了其调控机制、代谢途径和遗传网络,其中APX1基因在植物抗虫方面表现优良,展现出重要的应用潜力,为玉米抗逆育种研究开辟了新的方向,得到学术同行们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评价。目前,李培金所在实验室主持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课题1项,子课题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项,省级项目多项。李培金本人先后入选国家级、省级人才项目,被中科院生理生态研究所和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聘为客座研究员;作为主要参与人,成功组织作物抗逆育种与减灾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申请并获得了安徽省“玉米抗逆优质育种与减灾技术”领军人才团队称号。

最重要的是打牢地基

为什么入党?因为内心的召唤。李培金刚回国,就立即向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经过考验,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共党员。“我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入党那天的情形,面对着鲜艳的党旗,我举起右手,庄严宣誓,向党发出了来自心底的誓言。那一刻内心激动而荣幸,对宣誓中蕴涵的精神与情感,那种决心和责任感,感到非常的神圣。”李培金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将初心使命转化为行动自觉,才能不断激发自己的内在潜能,这本身也是共产党员塑造自我、实现自我的过程。”

为什么回国?因为母校的培养。砥砺奋斗、薪火相传,学校涌现出的一批又一批名师,让李培金深受感动。在很多科技领域,中国的科研实力已接近世界先进水平,但在重大科学基础创新和重要理论方法创新等方面,我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李培金说:“对于每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学成归来能够回到祖国最需要、最能发挥专业特长的地方去工作,为振兴科研事业而奋斗是件幸福的事。”

为什么转向?因为炽热的情感。李培金从小在农村长大,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深知农民种地的不易和艰辛。

怀揣这份初心,李培金把科研当作乐趣,在创新攻关路上砥砺前行,锻培真金。

做科研不能做“面子工程”,要沉下心,耐得住寂寞,“我们的工作就是打地基,大家都想着去做后面的装修,没人干这苦活累活,何谈建设创新型国家?”

李培金希望把这种科研精神传承下去,让更多的学生投身到科技攻关中。他常对学生说,对于研究,你花再多的时间都不为过,你一天投入8小时也可以,投入12小时也可以,关键要用心。



李培金在每周例会上为学生分析国内外科技前沿知识


面对学生的困惑和疑问,李培金语重心长地回答:“科研工作有着很多的快乐,关键就看你如何看待,如何寻找?”

在学生培养中,李培金还非常注重学生抗压抗挫能力的提升。在攀登科研高峰的道路上,注定是孤独的,要坐得住“冷板凳”。他经常腾出时间专门和学生谈心交流,解决思想问题,“作为人民教师,我们是带路人,要时刻给学生做好榜样,培养学生的科研兴趣和素养,培养更多国家科技创新所需要的人才。”

“对科研抱有最纯粹的兴趣和热爱。”这是李培金实验室的同事王传宏老师对他的评价。和王传宏一样,一批青年人正跟着李培金在科研攻关的征途上铿锵前行。

图文:尹静 周晓璇 视频指导:夏成云等)